深度閱讀 | 米家掃地機器人:零經驗征服“大魔王”

雍興中 谷倉新國貨研究院

全文6325字,預計閱讀時間8分鐘。

昌 敬

石頭科技創始人、石頭科技CEO

小米掃地機器人項目負責人, 前百度地圖產品負責人,前魔圖CEO。



2015年12月4日,石頭科技CEO昌敬發出了一條朋友圈:明天是公司自成立以來的第一個雙休日。此時距離2014年7月1日公司正式成立,已經過去了1年又5個月。


沒有創業者是輕松的,但開發米家掃地機器人的難度,遠遠超出了昌敬的預期。最開始昌敬預計一年就能做出來,當別人問起什麽時候出產品時,他會說:“一年後。”等到一年過去了,別人再來問時,他還是說:“一年後。”


最終,石頭科技用了26個月來完成米家掃地機器人。這款產品就像是福原愛和張怡寧的合體:外表看起來像瓷娃娃一樣軟萌可愛,但卻擁有大魔王一般的恐怖實力。


小米生態鏈產品總監夏勇峰說,如果把做硬件產品視作一款打怪升級的遊戲,掃地機器人就是其中的S級怪物。更重要的是,昌敬的初創團隊此前全無硬件經驗,這讓“打怪”的難度又上了一個台階。但恰恰是零硬件經驗的昌敬,拿下了“大魔王”,這甚至會讓夏勇峰在產品發布後產生懷疑:這真的發生過嗎?別一覺醒來是在做夢吧?


回過頭看,某種程度上零經驗對石頭科技既是軟肋也是幸運。擁有軟件產品的經驗,米家掃地機器人一開始就定義清晰,而對硬件領域相對陌生,團隊反而充滿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闖勁。夢幻級的產品,往往源自簡單的夢想,石頭科技正如它的名字一樣簡單樸素,他們的夢想一直在繼續。



1

最接地氣的人工智能


令昌敬產生做機器人想法的,是一部電影,叫《環太平洋》。這是一部科幻電影,講述地球被巨大的怪獸侵略,於是人類開發出巨大的機器人與之抗衡。


電影上映的時候是2013年的夏天,那時昌敬還在百度地圖任產品經理。一次公司組織迷你MBA培訓,財務課實在有點枯燥,昌敬聽不太進去,就和同事聊到了這部電影,沒想到一聊聊出了火花。


“我們都對機器人感興趣,覺得機器人和人工智能代表著未來。”兩人觀點一致,未來20年機器人都是一個不會out的領域,而且會不斷有新突破,必然長久不衰,可想象空間無比巨大。這次閑聊一聊就是4個小時,昌敬“頭腦一熱”,決定就做機器人創業了。


此前,昌敬已經有過創業的經歷。2006年,昌敬取得華南理工計算機碩士學位,一畢業就加入創業公司參與做傲遊瀏覽器。之後,他加入微軟,後又進入騰訊,然後做了魔圖,最終被百度納入麾下。


魔圖的創業經歷給他帶來了兩個影響。一是忐忑,他畢竟沒有硬件創業的經驗,沒有想清楚前,輕易不願邁出去。“比如到底做什麽樣的機器人,我們就考慮過很多。”昌敬首先覺得得做To C的機器人,To B的機器人,如樓宇清掃機器人,比拼的多半是銷售能力,不是他的專長。


而To C的機器人,也有很多種,什麽才是用戶需要的?昌敬開了不少腦洞,比如美容機器人。“很多女生每天都要化妝,很花時間,但其實化妝都是重復動作,機器人不就是每天做一樣的動作嗎?”昌敬設想,開發一種機器人,人把腦袋放進去,化妝全由機器人來搞定。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想法。


吳震

石頭科技軟件聯合創始人、石頭科技CTO

英特爾和微軟10年軟件研發經驗,嵌入式和人工智能資深技術專家。



在萌生機器人創業想法後差不多一年,昌敬都在各種搖擺:到底是做軟件還是做硬件?做機器人又做什麽機器人?後來成為石頭科技CTO的吳震回憶,昌敬當時“忽悠”他出來創業時,聊的還是個軟件項目。“那時他說要做的是個匿名類社交軟件。”吳震說,後來這種APP項目前景很不明朗,團隊還是紮到了硬件創業上。


這也是創業經歷給昌敬的第二個影響:他已經做過APP項目了,互聯網創業已經不能令他興奮。骨子裏,昌敬是個喜歡未知挑戰的人。“一想到做機器人還是挺興奮的,感性就戰勝了理性。”


但最終決定做掃地機器人這個品類,昌敬還是用上了自己的理性,這就是他從事產品經理十年所得出的方法論。“我的方法論就四條:痛點、人群、頻次和門檻。”昌敬說。



什麽叫痛點?就是沒有這個東西,會不舒服,有痛點就有需求。人群,就是產品是什麽人在用,越普適的人群,市場潛力越大。這兩點昌敬覺得微信就是很好的例子:微信解決了人們溝通的痛點,而且不分年齡性別職業都有需要。


“頻次很好理解,就是多久使用一次。”昌敬說,買房買車都是低頻操作,與人溝通是高頻的,洗衣掃地也是很高頻的。


最後一個制約的是門檻,比如易操作性,價格等等。“掃地機器人起碼是個被教育過的市場。”昌敬分析,掃地對每家每戶來說都是痛點,人群足夠廣,頻次也足夠高,剩下要解決的就是門檻能不能降低。而市面上的掃地機器人,給用戶帶來很多麻煩,同時價格還不便宜,這正是石頭科技的機會。


“剛開始昌敬說做掃地機器人,我真不太喜歡,因為我有很失敗的消費經歷。”吳震說,他因為工作關系,與妻子兩地分居,於是買了個掃地機器人想著給妻子減輕下家務負擔。那是一款隨機碰撞的掃地機器人,產品體驗很差。


但吳震也意識到,這恰恰是人工智能的機會。“人工智能提了這麽多年,其實離用戶還是比較遠。”吳震說,大家知道的阿爾法GO,還有無人駕駛汽車,都還沒進到尋常百姓家,而語音助手如siri,還不能滿足人們的預期,所以都是被“調戲”的對象。


“現在還沒有真正把人工智能技術落地做得很好的產品,掃地機器人反而是一個機會。”從理念到形態,掃地機器人都可說是最接“地氣”的人工智能。這令吳震感到興奮:“我們將有機會做到行業No.1,給行業帶來改變,我覺得我至少說服了自己。”


2014年夏天,在受到《環太平洋》激發的一年後,昌敬正式成立了石頭科技。然而,在這之前他還需要說服很多人。



2

初生牛犢不怕虎


由於有魔圖的成功經驗,昌敬一直不乏投資者青睞。但2014年的創投圈,資本開始收緊,一聽昌敬說要做硬件創業,多數投資人還是表現出了敬謝不敏。


投資人有顧慮昌敬也能理解,他確實沒做過硬件。但昌敬覺得,正是因為自己沒有經驗才有創業的價值。“馬斯克做特斯拉之前是做Paypal的,也沒有硬件經驗。”


機緣巧合,在見了一輪投資者後,2014年初,終於有人告訴昌敬,他可以去見見小米,如果小米投,他們也可以跟投。那時昌敬對小米一點也不了解,連小米有投資部都不知道,更別說小米生態鏈。


事實上,那時小米生態鏈也才剛剛起步,一切還在摸索之中。“生態鏈是2013年底策劃的,那時我們在找各種各樣的團隊和項目。”小米生態鏈產品總監夏勇峰回憶,那時生態鏈見了300多個團隊,考慮過各種硬件方向。有的是團隊合適但沒有項目,有的是項目合適但沒有團隊,掃地機器人就屬於後者。


小米認為掃地機器人機會很大。首先它的市場狀況和空氣凈化器很像,這個市場的特征是普及率很低,但增長很快。就是今天,中國掃地機器人的滲透率也不過1%,與發達國家差距明顯。根據德國GFK市場調查公司預計,2015年中國掃地機器人市場預計零售規模在50億元左右,2017年將達到75億元,2018年則將增長到120億元。


夏勇峰說:“這是一個新興市場,對我們來說機會更大,也比成熟市場更加誘人。”而相比空氣凈化器,掃地機器人還有一個特征,那就是它正處於技術革新期,產品正由隨機碰撞式向路徑規劃式轉變,這對後來者也是機會。


此外,昌敬還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說明掃地機器人沒有事實上的行業巨頭。“人們對掃地機器人的認知,品類名遠重於品牌名。”昌敬說,當消費者想買掃地機器人時,只會在網上搜索“掃地機器人”,而不是一個具體的品牌,電商的搜索引擎甚至不會進行聯想。“消費者還沒有把某個品牌和掃地機器人關聯起來。”



掃地機器人這個方向是沒問題的,夏勇峰苦惱的是沒有合適的團隊。當2014年4月份,昌敬和夏勇峰見面,同一個問題被擺了出來:“你有做硬件的經驗嗎?”


昌敬這次放了個“大招”,他告訴夏勇峰,自己是個陸地巡洋艦的愛好者:“我買了兩輛陸巡,全拆了,最後我把它們組合成了一輛!”但這並沒有說服夏勇峰,他直截了當地說:“你這只能說是愛好者,不能算有經驗。”


如此看重經驗,是因為掃地機器人太復雜了。夏勇峰說,只要對這個產品稍有了解,就知道它有多困難,目前小米生態鏈中也只有無人機的難度可與之相比。如果用遊戲裏Boss的等級來劃分,掃地機器人和無人機一樣都是S級的。


在夏勇峰看來,昌敬和他的團隊,多少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意思:正因為沒有硬件經驗,所以不知道坑有多深,反而有闖勁來做這件事。“就是現在讓我去創業,我都不敢選這個項目。”


但昌敬下了決心,準備好辭職大幹一場。於是夏勇峰與昌敬約定,先做一個Demo出來看看再說。公司成立後的第42天,夏勇峰接到了昌敬的電話:“我們做好了,你們過來看一下吧。”


“就這麽一句話,聽著雲淡風輕,但我知道他們其實挺苦的。”夏勇峰回憶,石頭科技租了一個民房,沒日沒夜地幹,最終呈現出來的是個挺“山寨”的東西。


石頭科技買來一個掃地機器人,然而在上面擱了一個平板電腦,用來運行算法,上面可以顯示出規劃路徑,然後機器人運動得非常緩慢。“那時算法還不能支持快速移動。”夏勇峰說,但這已經足夠顯示石頭的能力。當時生態鏈以軟件見長的團隊非常少,這次展示讓小米有了底:即使項目不成,投資這樣一個軟件團隊也是有價值的。


石頭科技從而成為生態鏈的一員,而夏勇峰給昌敬的第一個建議就是:趕快去補齊硬件人才吧。



3

沒有成熟技術,只能自己趟坑


掃地機器人被比做S級的怪物,在於要做好的話,不論軟硬件都必須站到世界一流的前沿。


產品要實現路徑規劃,核心是SLAM算法,全稱是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也就是即時定位與地圖構建。該算法的困難在於,其本身是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定位需要用到地圖,而繪制地圖又依賴於定位。SLAM算法從被提出,就一直是學界的前沿科學,無人駕駛汽車、大型倉庫的貨物運送,都有賴於這套算法。要想做好掃地機器人,就得在算法上取得突破,石頭科技的軟件背景反而成了優勢,這也是他們被小米看重的原因。




但算法之外,掃地機器人的硬件構成和使用場景也極其復雜。傳統家用電器只需要靜置在房間的一角,或者人為參與運動。掃地機器人是唯一自行運動的電器,工作條件最惡劣,面對環境最復雜,要面臨很多突發狀況,對可靠性的要求,遠超其它產品。


為了解決硬件經驗的不足,昌敬花了大力氣招攬人才。“第一階段就是找人和拆解產品,是個學習的過程。”一開始,昌敬請萬雲鵬找硬件研發,還請他給自己講項目管理課。


那次課從晚上六點講到晚上十一點,昌敬被結結實實餓了五個小時後,深刻地意識到,其實自己完全搞不定項目管理。“那時萬雲鵬剛調到深圳4個月,我還是說服了他入夥。”萬雲鵬後來了任石頭科技副總裁,成為公司發展的一個裏程碑,為石頭科技帶來了更多的硬件人才。


石頭科技花了一個月時間,將市面上主流掃地機器人都詳細拆解了一遍,這既是在學習,同時也給了石頭科技信心。因為沒有一個產品和米家掃地機器人定義相同。


“在構型上和我們相似的,都是隨機碰撞式的,而采用路徑規劃式的,構型又和我們不一樣。”昌敬說。


拆解容易,真上手制造才知道硬件的坑實在太多了。在產品定義之初,夏勇峰就提醒昌敬,盡量選用市面上成熟的技術,降低制造的難度,增強產品的可靠性。這也是小米生態鏈的一貫邏輯。


但掃地機器人是個前沿產品,很多地方並沒有成熟經驗可供參考。“比如刷子長什麽形狀?什麽粗細?吸口開多大?風道怎麽做?怎麽做才合適並沒一個定論,全都沒辦法借鑒。”昌敬說,唯一的辦法就是一個一個去試。為此,石頭科技專門在地下室搭了一個實驗室,進行場景模擬。還請空氣動力學的專家講課,學習怎麽減少湍流和噪音。


研發中石頭科技趟過最大的坑,是LDS,Laser Distance Sensor激光測距傳感器。


要實現路徑規劃,LDS是核心部件。有了它,掃地機器人才能探測周圍的環境。石頭科技將LDS設計安裝在產品上方的突起,作用相當於掃地機器人的眼睛。然而,一個好的LDS售價高達1萬。


“別說1萬了,就是十分之一,我們也承受不來。”吳震說,這就逼迫團隊自己去研發一款LDS出來。


吳震發現,要開發LDS,最重要的是圖像傳感器,然而米家掃地機的要求非常特殊。“我們要求LDS每秒掃描5圈,每圈360個點,也就是每秒要掃1800個點。”這個應用場景很罕見,只有工業級的照相機有需求,全世界也沒幾家供應商。


吳震找到了一家美國公司,但發現因為沒什麽銷路,這家公司在一年前就撤消了在華辦公室。“如果要訂購產品,我們得調參數,但向美國去郵件,根本就收不到回復。”吳震說,因為這類產品一般有相當固定的用戶,外人需求不明,廠商就懶得搭理。


後來,吳震靈機一動,在LinkedIn 試著搜索這家公司的前雇員,看能不能尋求幫助。幸運的是,還真讓吳震找到了。在這名雇員幫助石頭科技調好了參數,直接向美國公司提出訂單,令LDS的成本大為降低。


2016年8月31日,米家掃地機器人宣布定價1699元時,發布會現場掌聲雷動。那時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在石頭科技之前,這個價格連掃地機器人的一個零部件也買不到。



4

“違反”廣告法的產品


和很多生態鏈產品一樣,米家掃地機器人一經推出就被一搶而空。但難得的是,米家掃地機器人在媒體上幾乎是零差評。最初的一個月,石頭科技準備了預案,讓核心研發人員每天值守熱線,以備用戶反饋意見。然而一天下來,熱線成了全公司最郁悶的人,常在郵件組裏抱怨:今天又是一個電話沒有。


“很多資深用戶看我們的機器人,感覺就是行雲流水。”昌敬說,如果不是顧慮會違反廣告法,這款產品就是全球效率最高的掃地機器人。


米家機器人相比同類為何出色?首當其沖的,是堅持產品定義做減法。



“這方面我和勇峰高度一致。”昌敬說,產品最終生產出來時和2014年4月的產品定義幾乎沒有區別。在小米生態鏈,“做減法”也是夏勇峰的產品哲學,“可做可不做的東西,一定不做”,達成了這點共識,讓米家機器人一開始就方向正確,從未跑偏。


一切與“掃得幹凈、掃得快”無關的功能,一開始就被幹掉了。昌敬舉例,比如拖地功能。國產掃地機器人,大多都有拖地功能,但其實這是個噱頭。因為地要拖得幹凈,必須要有一個向下的力,一般掃地機都是重心在前,拖布反倒在後面,這種設計只能打濕地面,讓拖布沾上點灰。


“用戶會覺得花同樣的錢,帶兩個功能是賺到了,但我們還是非常聚焦。”亂七八糟的功能,比如空氣凈化、殺菌和攝像頭,一開始就不在昌敬考慮之內。


效率最高又是如何達到的?路徑規劃比隨機碰撞效率高毋庸置疑,這一技術由美國公司首創,石頭科技的進步在於不僅規劃了路徑,而且規劃了動作。掃地機在工作時有很多動作切換,同類產品做出一個動作後要調整姿態再做出下一個動作,但石頭科技的產品基本不會有卡頓。“我們定的實驗目標是40分鐘掃完,結果實際30分鐘,到後來18分鐘就完成了。”


實驗室效果不錯,但在真實環境下如何,關系到是否能讓用戶省心。為此,石頭科技分階段展開了內測。


夏勇峰是最早拿到測試機的人之一,產品基本滿足了他的預期,只是有一天半夜,掃地機突然發出尖利的聲音“電量低,請回充”,這種體驗顯然不好。“做硬件就是這樣,一定有你想不到的情況。”


實際家居環境的復雜就給石頭科技上了一課。比如很多家庭有落地窗,只有光學傳感器的掃地機器人會誤判前方無障礙,因此就得加上聲學傳感器。再比如很多家庭有長的走廊,掃地機器人就無法區別兩端的A點和B點,因為它們的幾何特征是一致的,於是整個機器人就“淩亂”了,行為詭異,地圖花掉。


解決方法是不斷優化算法,相當於要讓掃地機器人至少具備幼兒的智力,能辨認周遭的環境,並且知道自己在哪兒。


“要解決這些問題,是真的不容易。”昌敬說,軟件是實實在在做了26個月,從第一天就在不斷奮戰。


逐夢的結果,就是夢幻級的產品。在堪稱轟動的米家秋季發布會後,全體參與者都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夏勇峰甚至產生了一絲不真實感。“我們真的做出了一款如此超一流的產品了嗎?真害怕一覺醒來,發現都是夢一場。”夏勇峰說,有一天清晨他真的恍惚了,問妻子是不是世界上真的有這樣一款產品。


吳震則真切體會到了掃地機器人帶給家庭的幸福感。離開上海到北京創業,夫妻倆不是沒有過意見。在給妻子買了一款不省心的掃地機器人後,吳震一直覺得很抱歉,但米家掃地機器人問世後,妻子立刻就喜歡上了。


有一天,吳震的微信傳來一張圖片,那是妻子和米家掃地機器人廣告的合影。吳震無比寬慰:“那時我知道,她認可了我的創業,而且為我感到驕傲。”


讓千家萬戶體會到科技帶來的幸福感,這正是石頭科技最大的願望。


(完)



 

推薦閱讀

劉德:做產品,先要看清時代大圖景 ▏谷倉學院冬季大課摘要第一彈


洪華:消費升級類產品定義的八條邏輯 ▏谷倉學院冬季大課摘要第二彈


陳小平:小米凈水器如何死磕“產業級”痛點 ▏谷倉學院冬季大課摘要第三彈

最新推薦

小米 | 年度旗艦新品#小米降噪耳機Pro強勢來襲!

橫評7款無線充電器:從幾十到幾百 什麽樣的無線充電器充電會更快?

iPhone 無線充電器選購指南:如何才能買到合適的無線充電器?

三款蘋果7.5W無線充電器對比評測 到底哪款值得買?

想挑選一款好的無線充電器,就看這七點!

中國電信官方詳解手機無線充電器的優缺點

蘋果手機無線充電器哪個牌子好?蘋果指定無線充電器品牌

手機無線充電器哪個牌子好,手機無線充電器選購技巧

無線充電器怎麽選?這五點要注意

米粉必備無線充電器推薦:小米無線充電器

速賣通上兩款車載無線充電器到底哪個比較好?

蘋果小米華為無線充電器 2018 相繼上線,無線充選哪個好?

什麽樣的無線充電器,使用起來才更安全?

答疑 | 無線充電器到底怎麽選?1分鐘帶你快速了解!

iPhone 8無線充電器怎麽選?沒有這項功能的最好不要買

無線充電器到底怎麽選?1分鐘帶你快速了解!

【好物推薦】市面上比較好的幾款無線充電器

蘋果小米華為無線充電器 2018 相繼上線,各品牌的無線充選哪個好?

貼心的我連給 iPhone X 配什麽無線充電器都幫你選好了

磁吸無線充電器的最好使用形態,mophie 立式磁吸無線充電器體驗評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