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大V直播間買到山寨手機,誰在售假?

李彪 界面新聞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記者 | 李彪
5月23日,科技數碼產品評測機構ZEALER聯合創始人、微博大V“@科技小辛”發布的一期手機評測視頻,引發了一場關於直播間售假誰來擔責的討論。
該博主在視頻中稱,14號當天在快手“驢嫂平榮7點直播”(快手號:pingrong777)直播間下單了一款朵唯12Pro手機。收貨開箱測試後卻發現,這位“快手賣貨總榜第一”,擁有2400多萬粉絲的大主播推薦的竟然是一台貼牌山寨機。
交易訂單截圖 圖源:博主所在工作室提供
該博主拿到新機後發現,直播裏作為一大賣點的“後置三攝”,事實上只有一顆攝像頭能用,還有一顆完全是擺設——攝像頭下沒有任何攝像模組。
博主隨即登錄到工信部關聯的“電信設備進網管理網”的打假專區,輸入手機背後的進網許可證號後發現,工信部備案的朵唯機型與收到的完全不符,後攝相機的排列位置也明顯不同。
機型對比圖(左為網購手機,右為網站“進網許可證號”對應原型機)圖源:博主所在工作室提供
借助過往做評測的經驗技能,博主測試後發現,系統信息中的“8G+128GB”配置也是經過了代碼擴容實現的。博主在視頻中介紹,一位深圳做供應鏈的朋友告訴他,這種機型應該是廠商生產的方案機,也就是通常說的山寨機。“哪家品牌看上了直接貼牌”,配置信息都可以偽造。
博主嘗試去官網比照正品,結果卻發現朵唯官方並沒有一款名為“12Pro”的機型。界面新聞記者隨後也登錄其官網翻閱產品列表後發現,唯一叫法上算是比較接近的產品是“朵唯12Pro Max”,但搭載的處理器是聯發科MTKP40,並非主播帶貨時介紹的紫光展銳的虎賁T310。

一波三折的投訴過程 


據該博主介紹,主播“驢嫂平榮”直播時和助手上演了一番“砍價表演”,宣稱將官方原價的4999元“自己貼錢”殺到899元。伴隨著直播帶貨經典的誇張表情和肢體語言,以及轟鳴的背景音,下方評論區快速滾動著都是“闊氣”、下單信息之類的彈幕。

博主所在的工作室人員Shirley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團隊這次的網購經歷完全是以普通消費者身份觀看直播、下單購買的,發現假貨後也是由負責購買的團隊成員出面去聯系客服。未料主播客服告訴其與商家協商,而商家客服回復只同意退貨,卻拒不承認售賣山寨機,對舉證一概不認,統一的話術就是建議去他們提供的專櫃驗貨,稱消費者去工信部查詢的行為是“一知半解”。
上述團隊成員最終找到快手平台,但其客服表示只能幫助申請退貨退款,而不能滿足消費者按照法律規定的“退一賠三”訴求。
Shirley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團隊也是在多次嘗試投訴無果後,才決定制作這樣一期視頻。
目前,快手主播“驢嫂平榮7點直播”的快手小店已經關閉,關聯商家“放心購”也已將全部手機下架。
界面新聞就相關問題聯系到快手。官方回應稱:在視頻發布前,平台已經在18號的日常巡檢中發現博主購買的這款“朵唯12Pro” 因質量原因引發退款申請率異常,隨即對其進行了采買送檢;22號,平台先行在平台上下架了所有該型號手機;25號,來自第三方質檢的最新報告顯示,該商品存在質量問題。當天平台先行執行了退款不退貨,已付款消費者將在3個工作日內收到來自快手平台的全額退款,並且不用返還手機。
快手表示,快手電商目前已經啟動涉及品牌方、經銷商和帶貨主播的調查。經初步了解,涉事商家涉嫌存在惡意欺瞞平台和帶貨主播的情形。
快手工作人員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對於該款產品是否被認定為假貨,以及針對主播、商家、品牌方的後續處理方案仍有待進一步調查。

誰在售假?


與山寨機簡陋的做工相對應的,是直播帶貨的銷量和主播強大的吸金能力。

根據《2020年中國網絡表演(直播)行業發展報告》統計,收看直播帶貨購物的用戶數已達3.88億人,23家主流平台匯總的主播賬號數量累計超1.3億,行業市場規模達1930.3億元。
而據《21世紀商業評論》報道,糖果、天語、酷派、中興等“過氣”的手機品牌紮堆直播帶貨,“其中朵唯最多,共計直播了9款產品,合計預估銷售金額超9500萬元其中僅X7一款機型,近一個月內連續直播八個場次,單場最高預估銷量高達1.2萬台,預估銷售金額約1700萬元”。
據“飛瓜數據”不完全統計,快手主播“驢嫂平榮”連續30內帶貨包括天語、糖果、酷派、索愛、中興在內的超20款機型,單機售價在679元至1499不等,累計預售額超4.7億元。
平台主頁顯示,主播在5月4日、9日、11日、12日都在直播銷售榜上排名第一,銷售額均在3900萬元到6000萬元範圍內。
朵唯工作人員在接受紅星新聞采訪時回應,博主購買的這部“朵唯12Pro"手機系朵唯今年推出的新款機型,與工信部官網查詢的為同一款,網站錄入照片是前期研發階段的試產圖片,後期產品更新在外觀上有所改動。
但界面新聞記者輸入采訪對象提供的手機進網許可證號發現,兩款機型的差別不單是外觀上的改變。備案信息顯示,產品背部攝像頭數量為2個,並非主播所宣傳的三攝。
同時,記者翻看官方旗艦店在售的“朵唯12promax"產品參數列表發現,該款產品的進網許可證編號與博主購買的“12pro”完全一致。
朵唯天貓旗艦店產品截圖
界面新聞記者通過朵唯官網、官方微博和微信公號、天貓旗艦店等渠道聯系該公司以作求證,截至發稿前,對方並未做出任何回應。
主播帶貨名單裏的另一家手機廠商中興則告訴界面新聞,公司目前沒有通過任何直播帶貨渠道銷售產品。名單裏的“中興F20 Pro”機型為子公司中興易聯旗下產品,選擇與該主播合作直播帶貨為其獨立運作,產品宣傳上也應冠名“中興守護寶”,不能直接使用“中興”這一名稱。

新規之下誰來擔責? 


與異軍突起的直播帶貨幾乎相伴而生的就是主播頻頻“翻車”。上到數千萬粉絲的頭部主播,下到幾萬粉絲的小主播,許多都因產品質量問題屢遭質疑,有的還被立案調查,遭平台封禁。

此前就有快手主播辛巴因“糖水燕窩”事件遭職業打假人王海打假,被立案調查。5月13日, 抖音“帶貨頂流”主播羅永浩通過微博回應了“交個朋友”直播間此前帶貨假羊毛衫的爭議,稱發現後對消費者進行了三倍賠付。
日前,淘寶直播的“帶貨女王”薇婭也深陷假貨風波。5月14日,薇婭在直播間售賣的一款198元的潮牌Supreme聯名風扇被網友曝出是山寨貨。
而上月刷爆各大網絡平台的新詞“潘嘎之交”,正是直播帶貨亂象的集中反映。兩位當事人也因“假酒”、“貼牌”而備受質疑。主播直播間裏帶貨的幾百元、甚至十幾元的茅台、五糧液、XO被網友調侃為“智商稅”。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下簡稱《消費者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三倍。
而直播作為涉及平台、主播、商家三方主體的帶貨場景,無形中使得出現假貨後的賠償責任有了可推諉轉移的空間,極易產生三方“踢皮球”的局面。
對於平台、帶貨主播、商家三方主體在直播帶貨中的責任界定,最值得關注的是新近正式實施(5月25日)的網絡直播營銷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辦法》為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等七部門聯合發布,這一新規也被外界視為專項規範直播帶貨市場的監管信號。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孟博告訴界面新聞,按照《辦法》規定,直播平台具有“與直播營銷人員服務機構、直播間運營者簽訂協議,要求其規範直播營銷人員招募、培訓、管理流程,履行對直播營銷內容、商品和服務的真實性、合法性”等相關審核義務。
此外,對於直播平台需承擔的責任,《辦法》還有規定(第二章十一條),直播營銷平台提供付費導流等服務,對網絡直播營銷進行宣傳、推廣,構成商業廣告的,應當履行廣告發布者或者廣告經營者的責任和義務。直播營銷平台不得為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提供幫助、便利條件。
孟博律師表示,參與直播購物時,消費者容易被主播光環吸引,從而對產品產生更多信賴,平台需落實主體義務,加強對直播營銷內容、商品和服務的審核,倒逼直播營銷人員服務機構、直播間運營者加強自律。孟博律師同時提醒廣大消費者,在直播間購買產品時,要注意留存截屏、錄音、錄像等相關憑證,以便維權。

推薦閱讀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




最新推薦